| | 添加收藏 / 设为首页
首页 法院概况 机构设置 新闻中心 司法公开 诉讼指南 法学园地 法苑文化 法院执行 专题报道 执行信息公开 民意沟通

 

寻找“消失”的奶牛

发布时间:2020-11-09 11:15:36




90头奶牛一夜间“蒸发”

入股老人欲哭无泪

杜尔伯特县法院执行干警

20余次赶赴现场调查

行程3000余公里

寻找“消失”的奶牛


案情回顾


2016年,张某经营的牧场要扩大养殖规模,四处找合伙人入股。经人介绍,60岁的李某把养老钱拿了出来,又发动周围的亲朋好友,共筹了56万余元,打给了张某。说好的年底就能分红,可每到年底,张某就说分红钱又入股到牧场了,来年保准分更多。三年间,李某一分钱也没拿到。2019年李某申请了仲裁,裁定生效后,张某并未履行还款义务,李某向法院申请执行。

案件进入执行程序,执行局第一时间发出执行通知、报告财产令等法律文书,可均被拒收退回,且张某拒接电话。与此同时,执行法官通过“点对点”网络查控系统未发现可供执行财产。

申请人李某向法院提供一条线索“牧场内有90多头奶牛,可以执行牛抵债。”执行局局长许凤玖立即开会研究扣押奶牛的方案、措施和突发状况应急预案。

2019年11月14日清晨,两台警车、六名干警赶到了牧场,可牛棚内空空如也,一头牛也没有……牧场内仅有张某妻子看管“牧场里根本就没有奶牛,很早以前就都顶账了”。“哪有这么巧的事儿,刚要执行抵债,牛就都顶账了?”执行法官并不相信这事。细心的执行干警们在牛棚内走了一圈,有了一个不小的发现“肯定是刚刚拉走的,你看这牛粪还是湿的。”“接着找,一定要找到,不能让当事人的钱打水漂儿”。执行局干警们态度坚决。

可是奶牛去哪了呢?

杜尔伯特县是奶牛养殖大县,全县有奶牛10万头左右,在这其中寻找90头奶牛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民生大于天,愈是艰难愈向前。为了查找奶牛去向的线索,执行干警们先后20余次赶赴牧场以及周边村镇走访。每次都要往返150多公里以上,三个多小时的路程。常常是早上四点钟就从院里出发,才能赶上农户家里有人。为了多走访几户,有时晚上九点才回来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今年1月份,经过大量的走访,执行干警得知,去年冬天的一个凌晨,两个大挂车把牛都拉走了,但具体不知去了哪里。这是一条重要线索。

由于受疫情影响,外出办案暂停。但执行干警依旧没有放下这个案子,充分利用电话、电脑继续做着调查,到处打听两辆“大挂车”的下落。5月份,线索出现了,“90头奶牛被拉到某村的一个牧场里”。

允许外出办案的第一天,执行干警立即上门调查。牧场场主王某称,奶牛都是自己养的,不认识张某。的话是真是假?执行法官和干警们想到最有效的办法——对比牛耳号信息。6个数字组成的耳号信息,相当于牛的“身份证”,如果耳号信息相同,那么就能确定奶牛是张某的。在焦急地等待了一个月后,执行法官终于拿到了两个牧场的牛耳号信息,但让大家失望的是,两个牧场内的奶牛耳号信息没有重复的。

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。这时有干警提出,耳号信息会不会更换过。抱着试试看的心态,顺着这个思路继续调查,一查不要紧,果然有证据显示,耳号信息修改过。对此却说,为了进一步规范养殖,所以重新更换耳牌。对于王某的说辞,执行干警在心中打了个问号。

今年8月份,张某主动找到执行法官,说要向要账,并请求法官帮忙。“不认识”的两个人怎么会出现债务关系?

原来,张某把牛转移到了王某的牧场里。王某承诺等到补贴款下来后会把购牛款给付给张某。可让张某没想到的是,补贴款刚一进的卡,就被划走偿还其他债务,张某落了个“牛财两空”。   

奶牛终于找到了。张某恶意逃避执行,转移奶牛的行为涉嫌构成拒执罪。10月,县公安局对张某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。通过拒执罪打击的震慑,张某表示愿意还款,具体还款事项双方当事人正在协商阶段。

要是没有这些执行法官没黑没白的忙活,我这钱指不定什么时候能要回来呢,人民法官为人民在你们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对于法院的执行工作,

申请人李某相当认可

今年以来,杜尔伯特县人民法院围绕做好“六稳”工作,落实“六保”任务,积极发挥职能作用,继续保持执行攻坚高压态势,主动担当,积极作为。执行局已经为200多位农民工追索劳动报酬和保险400余万元,为民营企业及个体工商户执行欠款2000余万元,为企业复工复产、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了坚实保障。


同时也提醒那些存在侥幸心理的被执行人:“千万不要低估了法院的能力和决心,应尽快主动依法履行已生效的法律义务。’拒执’是犯罪行为,将会面临牢狱之灾。”

责任编辑:研究室    

 
 

 

关闭窗口